纳西族东巴祭祀经诗──《祭天古歌》

纳西族东巴祭祀经诗──《祭天古歌》


来源:网络   文章作者:巴莫曲布嫫编撰  点击次数:

  祭天,纳西语称“美补”,是纳西族社会历史最为悠久、规模最为隆重、文化内涵最为丰厚的传统仪式活动,也是东巴文化的重要构成。纳西民间自古以来就有这样两句话,准确地表明了祭天在纳西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和意义:“纳西美补迪”,即“祭天是纳西人最大的事”;“纳西美补若”,即“纳西人是祭天的子民”。祭天传统的初始,在纳西族创世史诗《崇般图》(《创世纪》)中有神话式的述源:崇仁利恩和衬红褒白从天上迁居到人间后,久不生育,问计于父母(天神),知须祭天,祭后生三子。三子不会说话,再求计于天父,知祭天需有立神石、神木、点香、牲祭等仪式。再祭,三子各说出三种语言。从此祭天成为祖规。由此可见,祭天活动在纳西社会源远流长。元代李京《云南志略》中即有记载:么些人[1] “正月十五登山祭天,极严洁,男女动百数,各执其手,团旋歌舞以为乐。”[2] 由此,可窥元代纳西族民间的祭天活动之一斑。

 
  纳西族祭天一般最正月初一至十五这段时间内择日举行,为期或四五天,或七八天不等,属大祭;有的还进行秋祭,即小祭。有专门的祭天场,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祭天群[3] 。祭天仪式由祭司东巴主持,每一程式都要由东巴诵唱相应的祭天经诗,合起来多达近万行,构成了洋洋大观的祭天长歌。
 
  云南省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辑的纳西族东巴经诗《祭天古歌》[4] 均系祭天祝辞,按祭仪的程式,从头至尾的全部祭辞共8,000行,全面系统地反映了祭天文化的原貌。总体上而言,这部《祭天古歌》是纳西古代祭天活动程式化的结果,是祭司东巴在主持祭天活动的过程中,为配合具体而繁缛的仪式、仪节而编写创作的祭天经诗,作品产生的具体年代已遥不可溯,但从口诵经发展到经文记载,其定型当为东巴文学发展的后期,[5] 即元代前后。
 

  一、《祭天古歌》的基本内容
 
  《祭天古歌》由以下各部经卷组成:
 
  《蒙增·崇般绍》(《生献牺牲篇·人类繁衍篇》):此系祭天开坛经卷,意为生献牺牲[6]。当把一只“四蹄白净黑猪”破血后先完整地进行生献时,由东巴诵念之。《崇般绍》意为传颂人类繁衍史章。两卷内容有别,但大都书写为一卷,约1400行。开头描写如何用圣洁的祭水向四方洒奠,然后颂天(神)、地(神),讲述祭祀规程、叙说年月日来历,吉星出现时人类种蛋变气,气变露珠,露滴柏木出天舅,露滴栗木出天帝之神,第三滴露入海而出现人类,接着叙述从忍利恩上天娶天女,迁徙回人间创业,为求子嗣祭天,其子孙后代恩享诺--诺本普--本朴俄--俄高勒--高乐趣,与定居丽江的苏和尤,迁居金沙江边的禾与梅,世代不忘祭天。最后表达祭天的虔诚之情和美好愿望。
  《共许》(《放生篇》):“共许”意为放生,系祭天仪式中的一个仪节,以牛(后改用大公鸡)祭,祭词500句,主要叙述开创之初不知祭天,后来懂得以洁净的牺牲向天地之神放生祭祀,用杜鹃木、蒿枝驱赶秽魂,把降下的灾祸抵挡回去,并查找自己的过失----从忍利恩到高勒趣生四子,代代如此,使福泽连绵千年。
  《考赤绍》(《迎取长生不老药》):篇名意为迎请神药,全篇300句,叙述从忍利恩夫妇忘了把长生药从天上带到人间,因此马小如兔,犬小如鼠。从忍利恩带着猎犬、射手、智者,去到苏美堪盘大山,猎获奇兽爽里爽坎美根,割取三颗胆囊(神药),两颗大如牛头马头,留在天地间,天地变得晶莹开阔。第三颗驮回来,用酒药“奇赤”泡制,解除百病,人得长寿,鹤得长寿,栗柏长寿,次后就用栗、柏二木祭天,迎来福泽。
  《吉本布》(《祭雷神电神篇》):仪式在祭天坛右侧另插祭木祭石进行,祭词400余句,叙述开创之初不懂得祭祀,后来祭了雷电之神,没明朗,地殷实,人富足。接着赞美雷电神灵的为宜威仪,驱秽魂,顶灾祸,抛过失,祝愿子民繁荣昌盛。
  《哈时》(《熟献牺牲篇》):这个仪式与“蒙增”同样重要,祭词长达1600句,叙述用神木、神石安置阳神、阴神,洁食熟祭,驱秽,赞美天地,历数天神地神的恩惠,表达祭祀的虔诚和祈望福佑的愿望,再祭告许神(天舅),又列举天上、古代、拉市地方、热地方和牧场上的富者,祈愿将他们的福份迎请进来,最后在“嗬寿你嗬”(大吉大利)的呼喊声中欢送神祇。
  《素库》(《招迎家神篇》):祭天坛活动结束后,将举行“考赤绍”时挂祭猪胆、肾、脾的柏、栗树枝带回家中,另设祭坛进行。祭词600句,开头叙述洒祭水,吹树叶、指哨,并借喜鹊、骡子、犍牛的鸣叫声招迎家神,接着讲述若诺神山的建造,人类的由来;天神喊寿岁,喊到“谁要一亿年”时,人未醒,被江石得去,其后江流得万岁,树木得千岁,虎得六十岁,从忍利恩得百二十岁。迎得长寿家神,搭设金银桥、宝石床,铺虎皮,备办佳肴美酒,驱逐秽魂,再也不让家神离去。
  《鲍麻鲍》(《点抹圣油篇》):点抹圣油是迎家神仪式中的重要仪节。鲍麻象征福泽。祭词百余句,叙述从忍利恩忘了把圣油从天上带到人间,儿子不会说话,便去神山向天女求取用天牛之奶做成的鲍麻,并加以赞美:米利东主抹它生九子,高勒趣用它生四子;点眼眼亮,点耳耳聪,点手手灵,点脚脚快,点门鬼不进,点床做好梦,点灶四时丰足,点柱百岁安康,点锁锁住万两金,点斗量进千担米。
  《素章兹》(《为家神招迎富裕亡魂篇》):祭词仅90句,描写天上的美汝贝增身子挨天,衣摆扫地;拉市地方的阿泽乌赤,有一天要百架牛耕的田地;贡堆地方的拉玛久泽用布为牛搭桥,用毡子为鸡垫窝,收获千担谷;富恩羽普督的金戒指有七百枚,进而表达要把他们的富魂招引入门。
  《贡生卑初聘》(《为无后者替祭篇》):篇名直译为“驱送天鬼”,替因无后不能祭天的人户举行祭祀仪式。经文系祭天经,但不在祭天场诵念,而在占卜后有“天鬼”的村寨附近的山坡边举行驱鬼仪式时诵念。内容大体上与上述雷同。
|<< << < 1 2 3 4 > >> >>|


·上一篇文章:大理白族的特有信仰:“本主崇拜”
·下一篇文章:民俗中的道教文化